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国网公司专家组调研温州鹿西岛微电网示范工程 [复制链接]

1#

俄罗斯和阿根廷被当作下一个页岩气热潮发源地的时候,市场研究机构Lux Research在今年年初公布的一份分析报告却指出,澳大利亚才应该是最具吸引力的页岩气投资热地。Lux Research给出的理由是,其他国家成为热门的原因是因为储量巨大,但是澳大利亚在拥有大储量之外,还拥有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和丰富的天然气开采及运输经验,因此在澳大利亚更容易开采页岩气也更容易收回成本。

报告还指出,虽然澳大利亚没有中国“看似深不见底的”资本,也没有阿根廷“极具诱惑力的”政府补贴,但它有更多的优势能让页岩气成功商业化,这一点是其他如中国、阿根廷、英国或波兰等在页岩气领域有野心的国家所不具备的。澳大利亚在页岩气方面的优势包括:已有的基础设施较完善,储量丰富地区的人口密度较低,以及较高的居民配合度(不少居民欢迎页岩气开采,因为他们希望开采商对旧有或废弃管道加以利用)。

天然气辉煌的背后

其实,相对于页岩气项目而言,投资者更乐意将目光投向澳大利亚天然气的开采和出口项目上。澳大利亚向亚洲出口大量天然气,价格也非常有吸引力。目前,雪铁龙主导的两个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正在澳大利亚开展,投资总额超过80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2013年年底的研究指出,到本十年中期时,澳大利亚有望成为全球天然气超级大国。根据该研究,摩根士丹利预计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大幅攀升将使本土经济转型,并称澳大利亚最早能在2017年,而非广泛预期的2030年,取代卡塔尔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Santos公司东部分部的副总裁James Baulderstone乐观地认为,澳大利亚将保持在液化天然气领域的竞争力,其作为液化天然气全球领先供应国的野心也能够实现。“你需要在合理的成本范围内把天然气从地下提取上来,然后再出售给客户。尽管这一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困难,但是澳大利亚是非常善于解决问题的国家。我相信,凭借正确的理念、沟通以及充分的讨论,澳大利亚能成为液化天然气领域的领导者。”Santos公司由几个澳大利亚国内页岩气开发公司组成。2012年,该公司开发了位于南澳大利亚库珀盆地的国内首个产业化页岩气开采平台。

尽管报告对澳大利亚的液化天然气充满信心,但是现实却没有那么美好。

首先,澳大利亚LNG出口价格并不具备优势。澳大利亚出口到亚洲的LNG价格与原油挂钩,而北美的LNG出口价格并不需要参考其他大宗产品价格。澳大利亚油气工业界专业协会APPEA估计澳大利亚给日本输送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比加拿大或莫桑比克高出30%。

其次,随着天然气与页岩气等能源革命的兴起,澳大利亚本地的劳动力成本大幅上涨。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公司正在开发位于澳大利亚西北部的Ichthys项目,该项目的总经理Louis Bon表示,劳动力成本也是一个关键问题。“在澳大利亚的劳动力成本很高,目前我还没有看到下行的迹象。我们公司一直在密切注意着劳动力价格,如果我们给工人安排合同范围之外的一些额外的工作,那么人工成本就会大幅飙高。”

过去六年间,能源领域的工人工资上涨了近一倍,在海上作业的驳船焊工的年收入达到40万美元一年,厨师、洗衣工的年薪也能达到35万美元。

业内人士呼吁放宽劳工法律,包括《公平工作法》(Fair Work Act)。《公平工作法》给予工会非常有利的谈判地位,无形中增加了开发商的劳动力成本。

最后,与美国和加拿大这两个在页岩能源领域起步较早的国家相比,澳大利亚本国内的天然气的使用率是比较低的。碳税可能会迫使一些发电厂、工厂和商家放弃使用煤炭而改用天然气,但是这需要时间。任何科技革命都需要市场的支持,澳大利亚在这方面并不具备优势。天然气这种较为成熟的能源在澳大利亚的利用尚且如此,页岩气的前景可想而知。而且,澳大利亚已经在液化天然气上尝到了甜头,很多企业并不愿意去开拓陌生领域。

期待背后的困境

澳大利亚拥有世界第七大页岩气储量,且在产业商业化方面具备一定条件。澳大利亚的页岩气产业具有几大特点,比如设备基础殷实、产业总体水平尚可、资源丰富地区人口密度低等。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澳大利亚的可采页岩气储量约有437兆立方英尺,为世界页岩气储量排名第四的美国(665兆立方英尺)的三分之二,是世界页岩气储量最大的中国(1,115兆立方英尺)的五分之二。

澳大利亚页岩气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在过去几年,产业参与度有所增加,并且已经引起了国际市场的关注,吸引了其他国家的投资商。美国能源信息署统计,到2013年中期,雪佛龙、康菲、挪威国家石油公司、道达尔、BG集团等跨国能源企业已经在澳大利亚的页岩气产业投资超过15亿美元。这些大公司的参与足见业界对于澳大利亚成为页岩气大国抱以很大期望。

西澳大利亚州总理Colin Barnett说,在液化天然气出口方面,虽然澳大利亚仍处于有利地位,但成本和生产力仍然是关键问题。

目前,澳大利亚页岩气产业化依然十分有限,成本居高不下是主要原因。业内人士分析称,尽管澳大利亚的页岩气储量庞大,但产业所面临的困难很多,比如生产成本高,开采、运输、储存等配套设施及服务欠缺,以及环境、行业监管等方面的困难均可能限制页岩气产业的发展。从广义上讲,大多数人认为澳大利亚的国情与美国非常接近,在能源方面也是如此,比如基础设施的位置和非常规页岩气的储量等。然而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会(CSIRO)能源和资源部门执行董事 Alex Wonhas认为,“澳大利亚与美国的情况还不完全一样。成本、配套等问题在美国也存在,但是我认为,澳大利亚的问题比美国更严重。对于初学者来说,在澳大利亚开发页岩气资源比在美国更昂贵。”英国《卫报》也曾经报道,澳大利亚开发页岩气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是美国的两倍。

从出口页岩气角度来看,澳大利亚几乎没有什么优势。在澳大利亚,天然气项目更受关注。去年7月,澳大利亚第四次违约——减少为中国提供天然气,这一举动让中国的合作伙伴颇为懊恼。据中国媒体报道,一位中海油人士称,如果美国页岩气出口到中国,澳大利亚的天然气将失去竞争优势。由此可见,倘若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页岩气,则其很难得到像现在出口天然气一样的利润率。

澳大利亚的页岩气资源分布情况可谓好也不好。有几个页岩气资源丰富的盆地位于人烟稀少的偏远地区。虽然这可能意味着环保人士的反对声会降低,但同时也意味着,从这些地区开采和运输页岩气的成本和投资都要高一些,比如需要修建更长的运输管道和新的基础设施。

已经在运行之中的,Santos公司开发的页岩气平台的位置相对不错,原因是该平台比邻一个液态天然气平台,因此很多设施是可以共用的,使得开采成本大幅降低。而根据伦敦大学学院(UCL)的国际能源政策研究所的报告,其他页岩气储量丰富的地区,比如Canning、Georgina、 Pedrika和Officer盆地的情况则差很多,这些地方缺少运送管道。无论把页岩气直接输送给用户还是输送到储存站,利用管道输送都是最高效的一种方法。因此,若要让偏远地区的页岩气井实现商业化势必需要很大投资。

此外,专家认为,无论采用钻井还是水力压裂法开采,澳大利亚在技术水平和服务方面的能力尚有不足。“在澳大利亚,页岩气开采的技术水平有限,比如水力压裂机组和高规格钻井平台的开采深度有限。”商业调查、分析和


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澳大利亚研究主管Chris Graham说,无论采用钻井法还是水力压裂法,在澳大利亚开采页岩气的费用要高出美国三倍。

除了成本高于美国之外,澳大利亚页岩产业的监管体系还不完善。行业的参与者认为,矿产产权的归属存在问题。

在美国,土地所有者拥有的权利包括土地上面和下面的资源,即是土地所有者有权开采地下资源。这一规定不仅明确了矿产资源的产权,也使得土地所有者能从矿产开采中获利。以页岩气开采为例,当环保人士反对开采时,土地所有者可能会因为自身利益而帮助缓和矛盾。

然而在澳大利亚,所有的地下资源均归国家所有。澳大利亚的土地所有者必须为能源开发商提供接入条件,虽然不是无偿提供,开发商也会提供一定补偿,但这个补偿要远远少于美国的土地所有者所能得到的补偿。因此,对于澳大利亚的土地所有者而言,在其土地下面开发矿产并不具有太大的吸引力。

在挪威开采石油和天然气的Statoil公司副总裁Pal Haremo说,矿产所有权问题可能减慢澳大利亚的页岩气开发,Statoil公司已与加拿大的PetroFrontier公司联合投资澳大利亚页岩气项目。“矿产归国家所有的制度还涉及到行业和政治等问题,而不仅仅关系到矿藏的质量。美国的所有权体系就很好,土地所有者拥有地下矿产,这是一个双赢的局势。可惜美国的制度是非常独特的,不少国家与澳大利亚的情况是一样的。”

从澳大利亚的页岩气情况来看,尽管澳大利亚的资源丰富,但是太多的不确定性迫使投资者们必须再三思考。

Wood Mackenzie的Graham说,“如果仅仅因为看到了页岩气在美国引起的热潮,就以为在澳大利亚也能创造出相同的效果,这就不理智了。只能用实践检验理论,在澳大利亚真正开采、运输、销售页岩气之后才知道是否可行。”

澳大利亚的页岩气开发才开始没多久。等到2014年财务数据出来之后才能真正知道页岩气从开采到销售整个过程的情况是怎样的。Graham认为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尚早,澳大利亚页岩气产业的潜力有多大还不明确。“还不到下结论的时候。在某些页岩气井中,情况是理想的,但是另外也有一些地方的投资收益并不理想。不同地方的情况都不一样,也不能一概而论。”

任何其他对页岩气有野心的国家都已经很难与美国和加拿大相比。中国是全球页岩气储量最大的国家,中国的大型国企中石化和中石油已经开始投资数十亿进行页岩气开采。如果澳大利亚想在页岩气市场有所作为,必须尽快将页岩气商业化,完善投资环境,而且最好赶在中国之前。页岩气革命需要熟练的劳动力、健全的基础设施规划以及立法界的支持,这些要素在澳大利亚还不完善。纵然澳大利亚在页岩气方面有诸多优势,但成功并不是必然的,澳大利亚想成为下一个页岩气大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