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2014年:分布式光伏探路前行 [复制链接]

1#
中国储能网讯:有业内人士分析,与地面光伏电站发展历程类似,国内分布式光伏市场的推进也将先经历一个探路期。

  当分布式电站项目中各种问题逐渐被消除,形成合理规范的市场与商业环境,分布式光伏才会真正迎来市场爆发期。

  2014年也将是探索国内分布式市场开发模式最关键的年份。

  “分布式光伏前景肯定没问题,但能否完成8GW安装目标不太好说。”这是记者在采访国内能否完成2014年分布式新增装机总量8GW目标时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在今年1月份召开的国家能源工作会议上,能源局将今年新增光伏装机目标锁定14GW,其中地面电站6GW,分布式电站8GW。

  相关数据显示,当前国内分布式光伏安装累计超过5GW。但不难发现,在累计完成的分布式总量中,“金太阳”工程的贡献量约为2/3,完全通过市场化投资的分布式项目则少之又少。

  记者获悉,今年分布式仍将有很大一部分规模来自未完成的“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但仍不足以支撑8GW目标的完成。

  如今,国家已取消“金太阳”示范工程,分布式欲“单挑”2014年8GW的目标实非易事。

  微利难撬市场

  多数企业观望

  “现在分布式项目开展的速度不是很快,主要原因是项目利润太薄,屋顶业主顾虑太多。”英利集团公共关系总监兼中航惠利公司总经理梁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屋顶安全以及防水是用户普遍担心的问题。

  梁田告诉记者:“国内分布式项目,一般采用三方合作的模式。由开发企业投资、银行贷款、用户出屋顶享受9折优惠电价,这是目前最常见、也是最容易切入分布式市场的一种途径,但现在来看,这一模式推进难度在不断增大。”

  梁田透露:“目前用户对屋顶安全的担心远大于他们对享受优惠电价的倾心;与此同时,在现有的补贴政策下,提高优惠幅度、降低电价也已几无可能,开发商早已进入微利状态。”

  “与国内地面电站亦或国外的电站收益相比,低收益率、高风险是国内分布式建设难以轻易启动的重要原因。投资商与开发商都处在‘啃骨头’状态,一时望而却步也不难理解。”国务院发改委能源研究院研究员王斯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王斯成说:“以西部地面光伏电站为例,项目建设难度低、并网容易、补贴及时、有效发电小时数高,按照新的补贴政策0.9元/千瓦时计算,有效发电小时数年满发1500小时,收益率可高达16%。相比之下,分布式投资回报率则相形见绌,其投资回报率一般在8-10%之间,资源稍好的地区应该可以达到12%以上,但需8年才能回收,又面临资金占用大、管理难度大、融资难、回收期长等困扰,所以推动还有困难。”

  梁田表示:“薄利导致社会参与度很低,现在投资分布式的都是光伏企业,对其他行业没有足够的吸引力。这种情况下,光伏企业只能选择和较大型的企业合作,会相对谨慎进入小而散的项目与领域。”

  据梁田介绍,目前,中航惠利的4个示范点建设进展还比较顺利。但2014年,发展将会保持理性,确保完成70-80兆瓦的量,400兆瓦的总量将分解在3年内完成。“稳健发展比冒进更容易生存。”梁田说。

  政策难以落地

  缺失协调部门

  “国内扶持分布式的发展方向非常明确,各政府部门也先后出台了各自的扶持意见。但由于各部门之间缺少沟通,自己出自己的政策,缺失整体性的调控措施。”山东航禹太阳能执行董事刘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现在,国内光伏市场依然是纯政策驱动的市场。光伏宏观政策已经比较全面,但来自上层推动的政策,在很多地方还难接地气。比如,光伏企业在财税、备案流程、电网代付操作、补贴周期这些细节政策上都没有具可操作性的依据。”刘杨说。

  目前,政府盯准开发区类或大型企业做分布式光伏项目,以完成全年制定的目标。事实上,分布式项目,无论规模大小,都面临着不确定性风险,这是行业共性。

  在刘杨看来,企业按照政府的意图推进分布式工作,政府如何帮助企业有效降低投资风险也是迫待解决的问题。

  按照国家政策鼓励的方向,自发自用是分布式项目中最大的收益部分,投资企业也希望尽可能在项目中自发自用。但最让人担忧的是,一旦失去用电业主,光伏电站将如何处置。

  “政府是否可以统一背书,出台政策优先协助这些企业把电站搬到别的地方,这些都没有具体说法,希望能纳入政府考虑的范围内。”刘杨说。

  “目前,国家正在进行各方面的分布式试点工作,从政策、融资、合同能源管理、监管多方面把投资风险规避掉。随着保险、银行的介入、金融平台的建立以及管理模式与监管系统的完善,未来可以给中小企业参与项目提供示范,同时也要求企业控制成本,是项目收益最大化,从而保证项目的收益率。”王斯成说。

  市场空间不小

  情况非常复杂

  国内分布式常与东南部发达地区的屋顶被一并提起。

  “最初分布式推广,的确是希望先从东南部屋顶规模化推广的。”江苏省光伏产业协会秘书长许瑞林在接受《中国能源报》采访时说,“但东南部的屋顶市场情况却比较复杂。”

  许瑞林具体说:“你看到一个大厂房很漂亮,不一定就能安装光伏。”许瑞林说,“厂房在建设之初,建筑承重与雪载能力都是预先设计好的,能不能拿安装光伏还需要实地测量。各个屋顶的情况不同,都需要一一实地测量,所以,项目之间可参考性不是很大,规模化推广也就比较困难。”

  许瑞林指出,国内制约与回避风险的手段力度有限,必然增加投资的风险,加上分布式都是小项目,对开发商的吸引力不大。国家应加大对建设分布式光伏电站产生的系统风险的研究,对具体问题制定更细的管理办法。

  “问题推着具体政策落地,将是今年的一个常态。”许瑞林说,“在具体操作中还会面临各种问题与矛盾。一旦操作办法不细,大家就不知道如何操作了。”

  他说:“增值税发票问题在出现后已得到解决,但仍然有不少问题需要面对,比如每千瓦时0.42元的补贴,哪些项目可以享受、哪些项目不享受,由谁来认定;在光伏项目实行备案制后,项目要备案到哪级部门、补贴由谁发放都缺少详细规定。”

  “前景美好、道路漫长、情况复杂,需要用一段时间推动的。”许瑞林说,“现在推分布式困难很大,但还是要慢慢往前推,在推广的初期,国家不可能考虑的面面俱到。各省分布式都处于起步阶段,也会面临共性问题与个性问题。卡在哪儿就解决哪儿的问题,所以今年分布式还需要一个逐步推进、完善、积累经验的过程。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